安徽省演出有限责任公司-捕鱼游戏

您现在的位置: > >
【两会视点】那些关于文化产业的“好声音”2

2018年的“两会”议程过半。继3月10日“文化产业新视界”推出《那些关于文化产业的“好声音”》后,今天再整理了几位代表委员的观点和建议,以飨读者。


 

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委员:挖掘、阐释和传播文物内涵  让文物真正“活起来”

 

 新华网北京3月10日电(刘品彤)新华网:作为国家文物局局长,您认为,通过哪些具体而实际的行动,深度挖掘文化内涵,让文物真正“活起来”?

 

  刘玉珠:让文物“活起来”是一篇大文章,不仅仅是制作一些文物衍生产品,或者进行一些文物开发就完成任务了,远不是这样。

 

  第一,在文物资源共享上要做好文章。中华民族文明有五千年的历史,文物量大面广,每一件文物都包含了很丰富的文化内涵,如何把这些资源提供给社会,让社会一起参与,这是需要我们认真做的。现在,各级的国有博物馆已向社会公布了346万件文物的信息,实际上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让社会一起来了解并参与进来。

 

  第二,在确保文物安全的前提下,如何使文物的内涵、文物所蕴含的价值观、文物所在时期的生产、生活信息,都被挖掘整理出来,需要做大量艰苦的工作。

 

  最近社会上比较关注的节目《国家宝藏》、纪录片《如果国宝会说话》,实际上是国家文物局和有关方面针对不同人群制作的节目。这两个节目播出后,在今年春节期间,我们做了统计,今年春节期间和去年春节期间同期相比,参观博物馆的人数提高了13%,这说明媒体的力量还是很大的。

 

  第三,要在政策引导和项目设计上让文物“活起来”。政策是导向,市场是关键。要确定文物的文化、艺术和历史价值,处理好利用和安全的关系,把死物变成有灵魂、有生命力的活物,需要创意、需要传播,最终的检验者是市场。在文物的文化内容挖掘、故事和价值阐释的准确性等方面,都有较高要求。

 

  让文物“活起来”,要向国际社会扩大中国文化的影响力。我们要通过文物资源单位,特别是国有文物单位,发挥好文物的作用,让它符合时代主流价值,能够走向世界,让世界通过文物资源了解古代的中国,了解现代的中国。 

 

二、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委员:用文化经典来体现“文化自信”

 

(济南报业全国两会全媒体报道组 李永 王端鹏等)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3月4日下午看望了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听取意见和建议。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作了《用经典作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发言。吴为山在3月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经典作品折射着民族文化,也蕴含着很好的“中国故事”,可以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条无形纽带。

 

吴为山说:“我很荣幸有机会向总书记汇报关于经典文化的认识和建议。”他认为,经典作品是一个民族国家时代的心灵图像。只有用经典作品进行国际交流对话,才能让国际社会对中国、对中华民族、对新时代有更全面准确深刻的认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核心问题就是心与心的交流。经典作品作为时代的代言,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应对全国各博物馆的藏品进行梳理,组织策划大型专题展览,让世界了解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了解蓬勃发展的新时代,了解中国社会发生的巨大变化。

 

“我所说的‘经典作品’,总书记在会上总结为‘文化经典’,这样更加宏观。总书记还讲了文化自信问题,列举了大量的事例。”吴为山说,总书记谈到要用文化经典来体现文化自信。吴为山向总书记介绍说,中国的孔子塑像立在了巴西库里奇巴市的广场,巴西人还把这里命名为“中国广场”。

吴为山说,我们的文化自信从多方面都能体现出来。中国美术馆在墨西哥举办展览,每天排队参观,成为靓丽的风景线。150多位墨西哥志愿者身穿唐装,用西班牙语向世界讲述中国美术、中国美术馆的故事。可见,我们的文化自信不是悬空而来的,是有雄厚资本的——5000年的文明连绵不断,9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上,草原文化、农耕文化、海洋文化等多元文化多姿多彩。这是举世瞩目的,也是独特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自信?

吴为山认为,我们的文化有自己的特色,不仅有传统深厚博大的历史文化,还有我们的革命文化——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全体中华儿女,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历程。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已经成为全世界关注并认可的一种独特价值。此外,还有改革开放的创新文化——一个这么大的国家在短时间内全面发展,走到了世界的前列。如今,我们走进了新时代,体现新时代的“新”,要注重在传统文化基础上升华。 

 

三、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代表:“网络文学”别让“流量”掩盖了“质量”

 

“繁荣文艺创作”“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被写入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如何促进网络文学创作和传播健康发展?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表示,网络文学不应一味追求产量和点击量,而需回溯艺术创作的本源,深入人民群众、贴近社会变迁。

 

阿来认为,网络文学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从甲骨文、竹简到纸张,再到互联网的出现,书写媒介的改变让文艺创作更加便捷,缩短了与受众互动交流的时空距离。”一方面,网络文学正成为流量和资本迅速涌入的“风口”;另一方面,网络文学创作也存在“星多月不明”、导向良莠不齐的情况。

 

阿来指出,尽管近年来网络文学在体量上呈“井喷”式增长,但精品力作并不多。一些创作者过于追求产量,过度强调依靠网络技术优势来获取“点击量”。

 

在他看来,无论书写媒介如何变迁,作家关注的问题、追求的价值取向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如果把新技术的“新”,当成文艺本身的“新”,不免本末倒置。

 

阿来认为,文艺工作者不应过于关注自身,应更多扎根人民群众、深入现实生活。“不管是哪个国家、哪个时代、哪种类型的艺术,都应该在社会进步中发挥作用,尤其是能够在凝聚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方面起到积极作用。”阿来说。

 

 

四、浙江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蒋胜男代表:保护原创,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蓝震) “网络文学生态环境失序,盗版抄袭防不胜防。规范行业秩序,加强网络文学的捕鱼游戏的版权保护迫在眉睫。”3月9日,全国人大代表、民革党员、浙江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蒋胜男在接受采访时,表达了对网络文学发展现状的担忧。此次,她专门拟写了一份《关于保护原创,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的建议》。

 

蒋胜男告诉记者,近年来,网络文学领域,盗版、抄袭乱象层出不穷,网络作家权益无法得到保障,网络文学生态环境正在遭到破坏,“低廉的侵权成本和高昂的维权成本又导致侵权现象屡禁不止。”

 

蒋胜男说,尤其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写作软件的出现更是颠覆抄袭的手段,“这类写作软件由素材库和自动写作系统构成,作者只需输入人物设定、情节、题材选择等,软件就可以自动生成小说等等。网络文学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严峻。”

 

她建议,要遏制网络文学盗版、抄袭等侵权现象,需要国家有关部门和法制建设伸出援手,尽快制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实施细则》或《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办法》,推进《著作权法》第三次修改等。

 

五、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代表:“走下去”和“走出去”是文化繁荣最根本的使命

 

 

3月7日下午,全国人大代表、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龚曙光做客人民网,畅谈文化产业及文化繁荣,并表示“走下去”和“走出去”是文化繁荣最根本的使命。

 

主持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总结过去五年的工作时,提到了“文化产业年均增长13%以上”。您怎么看待这个成绩?这个13%是高还是低?

 

龚曙光:如果静态地去看文化产业13%的增长,我们很难用高和低去判断的。如果我们按照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基础,在过去国民经济发展中的速度,以及我们和一些发达国家,把它文化发展的历程拉平之后来说,这个13%应该是很高的。因为相对来讲,我们国家过去文化产业的基础,还是相对薄弱的,上一届中央政府提出要把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来建设之后,我觉得年均增长13%这样的发展速度,还是体现了我们建设一个支柱性产业的信心,体现了文化行业所有从业者的一份担当。当然文化产业在它的发展周期中,有相对发展速度比较缓慢,也有速度比较快的。美国、英国,在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段中,也有超过13%这样的速度。我认为,我们把文化产业作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建设的初始阶段就能达到年均13%的速度,我认为这个速度是可喜的。

 

主持人:具体来说这个13%的增长速度,如果我们要投射到中南传媒这样的文化企业来讲,有哪些变化可以跟我们一起来分享一下?

 

龚曙光:中南作为中国文化体制改革比较早,也是比较充分的文化企业,确实是享受了改革红利的。在过去十年中,中南的销售增长年均接近20%,我们以2016年的指标为例,利润增长超过20%,中南的发展速度,比较大的超过了我们国家文化产业年均增长速度。这个也很正常,毕竟中南是中国出版业的龙头企业,在中国的文化上市公司中,是目前体量比较大,发展比较健康的一家公司。它的速度体现了中国文化产业在它的发展中一些龙头企业的速度。

当然因为中南所从事的是一个特殊的产业,就是出版业,出版业相对来讲,不是那种可以一夜暴富的产业,往往我们一套书,从选题拿出来,到最终把它编成书,拿到书店去卖,短的五六年,长的五六十年。去年我们出了一套书《中国古代历史图谱》,这套书最早提出选题,是周恩来总理。周恩来总理当年提出中国的历史可不可以以图谱的方式来编辑成一套大书,这个过程差不多就是50多年了。我们还有大量的书是二三十年才能编辑成的。考虑到这个产业自己的特殊属性,你就能看到,中国的文化产业中还是有一些企业,第一是坚守主业,如果要纯粹地追求利润的话,当然也可以把这个时代中最赚钱的那些行业拿过来,比如游戏等等,也可以增加它的经济速度。但是就中南,以及我认为绝大部分的一批优秀的文化企业,首先发展的是自己的主业。第二,还是要讲使命担当。比如中南在几年前就对社会公开承诺,中南永远不做成瘾性游戏。如果考虑到这样的一些因素之后,再来看中国文化企业的发展,实际上13%的含金量是很高的。这些优秀的企业,超过13%,达到20%,甚至超过20%,对文化产业的实际贡献度和文化产业所实现的社会价值方面是巨大的。我们在谈文化产业的时候,第一要关注它的经济发展的速度,这个13%的速度它的含金量高不高,同时也要看到,这个产业很重要的使命是肩负着传播文化的使命,肩负着社会教化的使命,肩负着整个社会风尚引导的使命。当我们把这样的一些对社会所承担的使命一起来评估的时候,你会感觉到这个13%的含金量会更高。

 

主持人:我们注意到您在过去的五年当中每年提的建议都是和“文化”有关。今年您带来了哪些建议呢?

 

龚曙光:人民代表虽然不像政协一样是按照界别来选择的。但是,每一个人对自己最关注的领域来发表意见,我觉得这是一种对人民代表履职的负责任的态度。因为我长期在文化行业工作,而文化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是重要而独特的。所谓重要,是因为我们谈一个国家建设也好,一个国家发展也好,文化总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我们谈自信,“四个自信”中有一个自信是文化自信,说明它在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中间是一个很重要的方面。而且还很独特。独特是因为它带有很强的意识形态属性。既带有传承文明的使命,还带有传播科学的使命;既有教化民众的使命,也有引导风尚的使命。从这些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作为一个文化产业中间的人民代表,把自己的关注点始终放在文化领域,这是我对履职负责的精神,同时也可以对我们政府的工作有更多有效的建议和影响。

 

总书记也提出,我们要坚定自己的文化自信,推动中国文化的繁荣。什么叫中国文化的繁荣?对我们文化从业者来讲,我们应该意识到的是,文化的繁荣不仅仅是在文化领域里面的繁荣,不仅仅是某几类文化产品的产量的提高,也不是某几位艺术家的个人风格的成熟,这固然也是文化繁荣的一种标志,但是,它不是文化繁荣最根本的东西。我认为,文化繁荣最根本的使命应该是能够服务于党的工作大局,能够服务于国家的根本利益,文化作为社会发展的一种推动性力量,你怎么去服务于党的工作大局,怎么去服务于我们国家的根本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讲,当下文化应该,第一是“走下去”,第二是“走出去”。

 

所谓文化“走下去”,我主要是讲这个文化在我们决胜小康的历史阶段,文化应该有更多的担当。这种担当应该既是一代文化从业者的担当,也是一个历史时代,文化作为社会发展力量的这么一种担当。总理在报告中说到了,要深入推进产业、健康、教育等等的扶贫工作,这个中间没有“文化”,所以我在会上提出,建议报告能够把“文化扶贫”加进去。实际上我们今天所做的经济的扶贫,必须未来是要以产业、教育、文化的扶贫为依托的,我们现在经济的扶贫已经进入决胜阶段了,可以说胜利在望了。但是农民脱贫之后能不能由此由小康走向富庶、走向富裕、走向富有,其实这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产业、教育、文化扶贫要去做依托的。如果没有这些依托,农民脱贫之后很有可能又返贫的。我们惯常所说的,文化的贫困和经济的贫困从来都是互为因果的,有的人是因为经济的贫困导致文化的贫困,有的人是文化的贫困导致了经济的贫困。我们过去有一句话叫扶贫先扶志,志向怎么扶?我认为怎么扶志的问题应该首先是文化扶贫的问题。我们要通过文化产品把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传达给农民,要真正把他们自己追求富裕的信心确立起来。现在很多文化产品,很难像当年路遥先生一部《平凡的世界》,就那么一部小说,真正影响了一代甚至几代人,他为自己的人生去奋斗,但我们现在这样的产品很少了,我们的作家、艺术家,真正去到农村基层,真正去扶贫一线去创作,能够表现一个新时代农民心路历程、奋斗历程的产品,少之又少。

 

主持人:在农民生活当中能够起到正面宣传力量的产品是比较少的。

 

龚曙光:你能够感动他、你能够教化他、你能够引导他,脱离现在这样一种贫困的境况,靠自己的力量,去追求更美好生活。这个工作是要广大文化工作者、文艺工作者去做的。

 

主持人:燃起他们心目当中为生活要去奋斗的希望。这也是一种扶贫的表现。

 

龚曙光:我们现在在农村,包括扶贫点,有了一些文化设施,扶贫第一个是扶精神,第二个是扶知识,把大量的新的知识传达给农民。但实际上现在像农家书屋、村村通、村村响,大量的文化设施所提供的知识,第一是针对性不够,第二是实用性不够,第三,知识更新换代也不够。目前我们的文化设施没有充分发挥它服务于农民,能够帮农民,通过文化扶贫来解决在知识技能方面的不足。从这个意义来讲,文化扶贫并不是产业扶贫、并不是教育扶贫、并不是健康扶贫能够简单替代的。他们中间没有一个替代的功能。所以,我建议必须要把文化扶贫加进去。

 

主持人:文化扶贫跟教育、产业是有区别的。

 

龚曙光:功能上是有区别的。尽管有些功能可能彼此有一定的交叉,但是文化作为一个扶贫的重要方面,我认为全社会应该调动这样一份力量,因为它可能比很多的,比如产业、健康,它对整个农村的影响更全面、更深远。产业可能带来的就是经济的东西,但是文化所带来的,包括村容村貌,农民的精神状态,家庭的和睦,文化对于农村,对于一个贫困家庭的影响是更全面、更长远的。可能会影响几代人。当然文化的传播,相对来讲不像产业那样,我投个钱下去就有可能要么产业起来了,要么产业没起来。文化是需要长期坚持,润物无声的扶贫的状态。正因为它不是显效的,正因为它作用的不仅仅是当下,而是未来,所以我们就更应该坚持。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了是文化“走下去”的一方面。您今年还有一个建议是文化要“走出去”。

 

龚曙光:我们要坚定文化自信,推动文化繁荣,文化不是一个封闭的,自信不自信,第一是自己国民认不认同它,还有其他文化体系、其他民族文化尊不尊重你,接不接受你,有没有对于其他民族和其他文化的影响力。一种自信而又伟大的文化,一定和他周边能够产生深远影响的。你说中国的历史上,唐代、宋代,这些文化过去比较繁荣的历史时代,唐代和宋代对于周边国家和民族的影响是巨大的,当然也是深远的。在文化走出去这个问题上,我觉得,第一是我们国家,它已经很紧迫了。第二,还需要我们有韧性地坚持。我说很紧迫了,我们国家现在设备走出去了,资本走出去了,技术走出去了,甚至我们的餐饮、我们的家具都走出去了,但这些东西走出去之后,我们恰恰一个很应该走出去的还没有跟随这些东西走出去的,就是文化。整个人类文化交流史上,不管是当年我们东方的文化走到西方去,还是后来西方的文化走到东方来,是不是都有一个实用性的产品或文化相伴相生走出去的过程。比如美国资本进来了,文化进来了;设备进来了,文化进来了;餐饮进来了,文化进来了;服饰进来了,文化进来了。我们今天感受到的美国文化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就不仅仅是作为文化产品的电视剧、电影、小说,实际上这些带有很强实用性功能的产品所携带的、所蕴含的这些文化的要素,对我们的影响可能是更深远、更深刻。大家想一想,麦当劳对我们孩子的影响有多深,牛仔裤对我们审美观念的影响有多大。现在我们的资本、技术、设备,大量的实用性的东西都走出去了,而且在西方社会,在“一带一路”上也得到了关注,也得到了肯定,像华为的手机,我就亲眼看到它在欧洲卖得很好。但是,我们的这些东西,究竟把中国文化的要素带进去了多少,让人家感到中国不仅仅是有钱,它有文化,他拿你钱的时候,感到你的钱里面是有文化含金量的。而且中国不仅仅是有技术,不仅仅是买你设备,他觉得你所以能制成这种设备,甚至这种设备的设计理念中都是有中华要素的,但是目前来讲,我们是感受不到的。所以,我说它很紧迫了。

 

主持人:这个时机到了,尤其在我们一些设备、产品大量走出去的同时,文化要走出去的时机已经来到。

 

龚曙光:这与我们文化能不能走出去有直接的关系。我就建议,第一是中华文化走出去,中国文化走出去,我们不能简单地把它定位于只有文化管道的事情。比如只有电影,比如只有图书捕鱼游戏的版权,只有电视剧捕鱼游戏的版权交易,其实这样的渠道,是很有限的,甚至也是一个行业封闭性渠道。我们应该同时把一些实用性的通道灌输进文化的内容,就像我讲的资金的、设备的、技术的、餐饮的、服装的、家具的,这些实用性管道中,也把它作为中华文化走出去的渠道来进行建设,甚至进行要求。比如,我们的商务部是可以对一些出口商品,你怎么在设计、怎么在包装、怎么在说明书、怎么在整个服务体系上体现中华文化的特点,是可以做出要求的。而且这种影响将是非常持久和深远的。这是我的第一个建议,把文化输出管道的建设,拓宽到实用性领域。

第二,我建议政府要在援外资金的安排上,要更多地关注文化援外的文化。过去我们的援外,大多数是做基础建设。比如说修公路,修铁路,修港口,当然这与受援国的要求有关系。我们最近也感觉到,其实现在也有很多国家对文化的需求在增长,对文化受援有了欲望。比如我们和南苏丹、马其顿、柬埔寨等等这些国家,我们在和他谈的时候,他们就愿意用中国的双优贷款,来建设他们k12的数字教育系统。我们有一个公司叫天闻数媒,是专门做这个的。而这样的通过政府援助,或者政府提供一些优惠,去推动这样的建设,实际上所建立的是一个政府管道,因为我们要跟它的教育部谈,这个项目做下来是要它的教育部欢迎并且支持的,你说你把一个教育系统,数字教育系统做进去了,还要带很多的内容进去,各个学科的内容进去,这个中间当然也要把中国的文化作为人类文化的重要一部分也要带进去,这种管道就比你去卖一本书的捕鱼游戏的版权卖一个电视剧的捕鱼游戏的版权要更系统、更深远。因为你要通过教育这样一种形态再进行文化传播,而且是被援国自己的教育再传播或者影响它的青少年,这样对于中华文化未来在一代又一代的国外的青少年中,会产生很正面,会产生很亲近的印象。对于中华文化传出去会产生政府方面的主渠道。

第三,国家支持中资文化企业到国外去投资,投资投什么呢?投它的传统资源是没有意义的。海外的传统文化平台,是很成熟的。它的使命也是很成熟的。现在要他来传播中华文化,他是不干的,它的传播性不大的。什么事情有机遇呢?现在传统文化企业、传统文化平台,都要升级换代,都要数字化,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对于中资的基本态度是欢迎的。你通过这样的一种资本的、资源的合作,在海外建立起这样的一些平台,这些平台未来可能为我们所用的。支持中资企业在海外建设基于新技术、基于新功能、基于新的传播模式的传播平台,从而搭建起未来主流的影响通道,这是一个相对来讲比较重要的事情。而且它未来可能就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海外军团。因为直接在海外生产的。所以,投资在海外,在海外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就变成我们未来中华文化走出去,和世界文化相融合,并且影响世界文化发展的这样一种海外军团。所以我说中华文化要走出去,是从这么三个方面,一个是打通实用性通道,载入文化的内容;第二个是加强政府援助,在文化方面的投入,搭建政府平台;第三个是让中资企业介入西方或者海外一些传统文化平台的革新,从而逐渐形成起中华文化传播的海外平台。

 

联系电话:0551-64656287    电玩城捕鱼 [email protec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0207175号    捕鱼游戏的技术支持:几度互联